首页
关于正邦
集团简介
发展历程
领导关怀
总裁风采
产业分布
正邦荣誉
正邦文化
社会责任
正邦战略
海外正邦
正邦产业
正邦畜牧产业
正邦种植产业
正邦食品产业
正邦金控产业
正邦畜牧产业链
正邦农产品产业链
品牌产品
正邦动态
集团新闻
文化活动
成员动态
媒体报道
视频中心
正邦易企秀
科研力量
正邦科学研究院
科技成果
投资者关系
定期报告
信息公开
投资者关系信息
正邦党建
党建概况
党建动态
党员风采
组织机构
人才招聘
人才理念
社会招聘
校园招聘
在线招聘
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反腐倡廉
建言献策
正邦微群

“国企看江铜,民企看正邦”,这句话什么来头?

发布时间:2020-11-18 10:05:08 | 查看: 933次

林印孙有一个朴实且坚定的志向:农民不能像牲口一样劳命,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面朝黄土背朝天,供完孩子上学,一辈子就老了。

1964年出生于江西临川贫困山村的他,小时候“肉都没得吃,鱼也没得吃,过年才有猪吃,过什么喜事才有鸡吃”。从贫农之子到大企业家,林印孙是从饲料厂做起的,然后养猪。

35年来,他打造了一艘千亿级农业企业航母。2020年,他掌舵的正邦集团公开招聘2.5万名应届毕业生,加上原有近7万名员工,逼近10万员工规模的大型企业。

这是今日江西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当地流传着一句顺口溜:“国企看江铜,民企看正邦。”

“基于原始的冲动,把企业做大做强,我们也没有什么现代企业管理,那些东西,懂也不懂的,学也没有学过,就是这种状态一路走过来。”林印孙坦承。

01以热爱战胜恐惧

10月31日,林印孙来上海出席领教工坊2020美好企业嘉年华,与其他9位企业家一起登台领了一个有点时髦的奖,“领教工坊美好企业追求奖”。

颁奖词是这样写的:情系绿色农业,把小公司做成大公司,把大公司做成大家的公司,计划2020年实现千亿产值,三年内挺进世界500强的正邦集团。

站在领教工坊美好企业嘉年华的舞台上,林印孙说:“我们未知比已知多,对每一个做企业的人来讲,永远是在未知里面探索,所以要以热爱战胜恐惧。”“以热爱战胜恐惧”这句警语,既是林印孙的真实心境,亦是领教工坊联合创始人肖知兴教授一本畅销书的书名,深有同感的现场企业家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0101.jpg

正邦集团创始人林印孙

林印孙从小发奋读书,得以走出农门,1984年毕业于江西省粮食学校,被分配回家乡临川县粮食局下属的大米加工厂,捧起那时令人艳羡的“金饭碗”。1985年,粮食局办的饲料厂经营不善,饲料堆满仓,厂长之位无人问津。年仅21岁的林印孙很有勇气,毛遂自荐,走马上任县级国有企业一把手的岗位。

这是一家只有20多名职工,10多万元资产的地方小厂。

今日之正邦集团,是林印孙突破束手束脚的县级国有企业体制病,扭转乾坤的结果。从体制内走来的林印孙自然比其他民营企业家更有“政治头脑”,他与体制互动游刃有余,已当选过两届全国人大代表;他真诚拥抱“农业现代化”这个大政方针,在中央及地方各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将一家小饲料厂变成一家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

话说林印孙第一天当厂长,就下令工厂停产,率领所有职工骑上载重的自行车,拉饲料分头找养猪大户推销,让养殖户免费试用。然而,免费也送不出去,第一天很多职工败兴而归。但林印孙却成功把饲料送出去了。

面对养猪大户的拒绝,林印孙当场献计献策:把猪分成两栏养殖,一栏继续用传统喂养办法;另一栏使用饲料喂养,如果出现任何损失由他来承担。他还落手落脚亲帮养殖户赶猪分栏。3个月后,两栏猪一对比,用饲料养的猪长得又快又健康,饲料厂的名声一下子就打响了,半年后饲料厂就盈利了。

消息传到县领导耳朵了,领导赏识林印孙的才干准备提干,被林印孙一句“我性格急,还是干企业吧”给婉拒,否则江西今天就可能少了一位大企业家了。

“给甜头,去风险。”21岁的林印孙如此搞定养猪大户,既显示了他洞察人性的天分,也显示了他精明的商业天赋。

1994年,30岁的林印孙又干对了一件改变企业命运的事情。为了突破县级国有企业行政化管理的枷锁,他谋求成立中外合资企业,一个人跑到江西省粮食局下属饲料公司找外商合作项目,连跑三天,真的对接上了一位加拿大华人。那时高速公路未通,从南昌到临川要驱车7个多小时,颠簸的山路差点断了投资人的念头。

不过林印孙的创业梦想与激情还是打动了投资人,获得800多万港币投资。1996年,中外合资的江西永惠饲料有限公司成立,既突破了体制机制障碍,又拿到了资金,真正进入“天高任鸟飞”的阶段。从江西到全国,饲料厂一家又一家开起来。

这一阶段被描绘为“正邦的井冈山革命”。

不过,饲料加工是一个中间环节,全国饲料企业上万家,大部分是中小企业。正邦的实践证明,如果没有上、下游产业链作保障,单纯生产、销售饲料,市场行情波动大,企业经营非常被动,甚至亏损。

2004年,正邦开始自己养猪。天随人愿,很快赶上了2007年生猪价格上涨行情,生猪出栏价最高卖到20元/公斤,创历史新高,一头200多斤的生猪出栏,可以净赚近700元。这一年,正邦科技在深圳主板上市,成为江西第一家上市的农业企业。

2019年,正邦集团作为发起人与第一大股东,发起创立江西首家、全国第18家民营银行江西裕民银行。如今的正邦集团拥有畜牧、植保、食品、金控等产业,旗下580多家分子公司,而且已经走出国门,在东南亚和埃及布局设厂。吃正邦饲料长大的埃及火鸡,2个小时即可送达法国。

养猪业是正邦的主航道,从种猪改良到屠宰厂配送猪肉,实施全产业链策略,已经发展成为全国第二大、世界第五大养猪企业。根据上市公司正邦科技的财报,2020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326.05亿元,同比增长85.6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4.33亿元,同比增长10711.29%。

利润增长100倍,这是正邦进入养猪业以来的头一次。

02疫情“成全”大企业

利润增长100倍,背后是一次大机会。林印孙说:“中国农业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良机,每一个正邦人都应抓住这次大机会。”大机会是2018年非洲猪瘟带来的“疫情战机”。中国养猪业进入集团企业养猪时代,行业集中度会越来越大,头部企业最好的机会是清扫战场。

养猪风险大世人皆知。每一头猪都是活体动物,必须用心认真呵护每一个个体。猪瘟一来,死的可不是一只猪,病毒是空气传播的,方圆3公里内一只猪都活不了。累死累活,还有可能血本无归,所以中国生猪养殖业的头部企业全都是民营企业,国有企业进入的风险太大。

2018年非洲猪瘟来临之前,林印孙没有领教过疫情的威力。

他看准一年约7亿头生猪需求的中国大蓝海市场,大举布局,把养猪场开到东北去,开到玉米大产地去,目的是降本增效。然而,非洲猪瘟一暴发,“东北战区”不仅生猪死亡惨重,猪肉不许跨省运输,正邦只能望消费者悲叹。

“死了50%多的猪,养猪是重资产行业,把本钱都死掉了,那不是一点点输,压力非常大。”林印孙触动很深,“为什么到现在猪肉会还这么贵,80%的中小养殖户全趴了,输掉的是之前5、6年的收入,就那么可怕。现在还敢干的都是大企业。”

非洲猪瘟到现在还没有疫苗,但正邦已经不依赖疫苗,哪里曝点就灭哪里。到目前为止,只有少数大企业能够做到“可防可控”,中小养殖户根本没有这个技术实力,对正邦而言,这当然就是领先一步的“战机”。

“每一场危机,对一个企业来讲都是一次提炼和优化的过程。”林印孙说,“做企业不可能没有沟沟坎坎,都得过,而且都得过好,过得比别人快,过得比别人顺利,这才是企业一把手一定要保持的心态。”

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与林印孙,英雄所见略同。江南春在领教工坊2020美好企业嘉年华上的分享中提到,危机对于有雄心的人永远是一个战机,每一次战机,都是改变市场格局的机会;真正优秀的创业者骨子里都是乐观主义者,在逆境中,有人一马当先杀出来,这时候比的不仅仅是创始人的智力,本质上是心力和定力。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这只超级黑天鹅,对正邦来说又是“战机”。

他向正邦人发出冲锋令:招人,拿地,养猪,把产能扩大10倍,从年产1000万头扩大产能到1亿头,2020年冲1000亿营业额,3年后挺进世界500强。这一回,林印孙重组供应链,在靠近大消费市场的地方布局养猪场,保证能把猪肉送到消费者的手上。

03迈向“智慧资本”时代

中国的生猪价格行情,大约三年一个周期,一年涨,一年平,一年跌。从2008年的4月开始,生猪价格一路狂跌,从20元/公斤又猛跌到8元/公斤,又走了一个“过山车”行情。与此相反,作为生猪主要饲料原料的玉米价格则逐年上涨。如何破解生猪价格过山车式暴涨暴跌,中国生猪养殖业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

正邦的答案是:做产业链的组织者和领导者。集中优势资源投资产业链上端的种猪,下端的品牌建设、生猪贸易,逐步提高行业话语权。

生猪养殖业的“水龙头”是种猪,中国虽是世界第一的养猪大国,占世界50%的规模,但称不上养猪强国,原因是种猪繁育落后于发达国家。正邦是从2008年开始打种猪繁育“世界杯”的,没有大资本可进不了这个赛场。

2008年4月3日晚上8时,由美国芝加哥直飞南昌的波音B747-400F型飞机平稳落地,这是昌北机场首次降落世界上最大民用飞机。乘坐这架飞机的不是政要,也不是贵宾,而是由正邦从世界上最大的种猪育种公司美国PIC公司引进的539头种猪。

正邦种猪是中国第一批国家核心生猪育种场。为了搞好培育中国自己的优秀种猪,正邦还建立了“国家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正邦目前有200多位博士研究生全职员工。

如今,在正邦的智能养猪场,每头猪都有传感器,用大数据来养猪,这又是大投资,只有财力雄厚的大公司才投得起。林印孙透露说,智能养猪场背后的科技人才,他们当然领的是大疆无人机这类科技公司同行们的薪水,有的年薪不止百万。

日本茑屋书店创办人增田宗昭有这样一段精辟论述:

由财务资本的多寡,来决定企业活动成败的时代,早就已经结束了,在往后的时代,一间公司拥有多少智慧资本,并且能善用多少到公司内外,这才决定公司未来的关键。半个世纪前举办的东京奥运会,日本这个国家创造的是钢筋与水泥,往后这个国家要创造的是智慧。

厚积智慧资本,正邦才有实力赢得“世界杯”。国际上,PIC、Hypor、TOPIG等国际著名种猪企业,掌握了生猪育种基因技术的制高点,林印孙不甘心,他的目标是“成为中国的PIC、Hypor”。

世界500强的门槛是2000亿年收,等于3年要翻一番。对林印孙来说,要管理好10万人规模的企业,必须重构组织,打造一支强大的“正邦兵团”才能打赢这场硬仗,他感觉到自己走进了“无人区”。

“正邦兵团”从何处着手构造?

04构造“正邦兵团”

林印孙的答案干脆利落:“主要矛盾还是一把手。”

2020年,林印孙邀请领教工坊进驻正邦集团做组织构造过程辅导。领教工坊对中国民营企业从0到1进行组织构造,切入点是“一把手+TMT团队(核心高管团队)”构造,提供组织教练,协助企业家打造一支齐心、高效、职业化的核心高管团队。

林印孙对此很认可:“如果核心高管团队不行,你也别想行。他们天天拖你去解决那些救火队的事情,一把手就没有精力去思考战略和方向,更没有时间学习。一把手只有搞定核心高管团队,才能把自己解放出来,才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创新,去思考进步。”

“把团伙变团队,把土匪变成正规军,这是对组织构造最形象的比喻。”林印孙笑说。

组织构造的“上层建筑”是组织文化。

走进正邦集团朴素的总部一楼大厅,正面大墙上,贴着两行黑体银字:“把小公司做成大公司,把大公司做成大家的公司。”

这几年,林印孙加入领教工坊私人董事会,接受“生命影响生命,钻石磨砺钻石”式的企业家成长教练。就如何破解“主要矛盾还是一把手”这个课题,领教工坊联合创始人兼CEO朱小斌提出了“反思意识、组织思维、人文精神”这三把打开企业家的钥匙,林印孙认为“切中民营企业家的要害”。

首先,林印孙认为一把手的“反思意识”是构造组织的基础功课。

领教工坊的核心价值观是“反求诸己”,倡导企业家要从大教主变成大祭司,带头臣服于组织文化,把一个团伙变成一个组织。林印孙是这么反求诸己的:“企业家最大的力量还是诚实。搞威吓、恐惧、保持神秘感,等于把自己包裹起来,人家会怕你,因为人怕鬼啊,但是谁也不相信鬼,不会服从你,不会理解你,更不会支持你,组织力一定打不出来。”林印孙的管理哲学就是诚实,朴素但管用。

其次,林印孙认为“组织思维”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必须要过的关。

正邦正在经历一大把干部从基层到中层,从中层到高层的快进阶段。林印孙发现,养猪场的场长们,管个猪场很优秀,但往中层一提干,看不到猪场还要管好猪场,很多人就两眼一抹黑。中层提干到高层也一样,高层干部需要创建假设和掌握方向,很多人就很心虚。

一个组织,既有跨部门管理,也有跨层级管理,归根到底就是怎么协调组织体系,怎么形成共同的目标,形成共同的力量,像任正非所说的那样:几百人冲锋、几千人冲锋、几万人冲锋、几十万人冲锋,但是只对准一个城墙口。林印孙需要所有干部跟他一起拥抱“组织思维”,他提了一个关键词,叫“协同管理”。

最后,林印孙已经领教到“人文精神”的实用性。

有一次,林印孙与一位经济学家和一位人文学者在一起,他请教“钱为何物?”

经济学家告诉他,钱就是能量的聚集,你有这么多钱,证明个人能量多;人文学者告诉他,钱是你生命中的指路明灯,哪里有钱你就往哪里去,但不能抱着灯下黑啊,抱着钱你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林印孙欣赏的是人文学者的答案。早年创业成功实现财务自由后,他也曾经困惑过。那时事业的蒸蒸日上并没有带给他预期的快乐。他在办公室挂了一副对联:“虽有绝领谁能穷,但令此心无所住。”这副对联,最初是他在江苏镇江金山寺读到的,一下子豁然开朗,参悟到了人生的真谛:生命就是一场追求美好的过程,不能气馁,不能乱了马脚,而是要恪守初心,方得始终。他知天命了。

如今的正邦内部有没有较重大组织冲突事件?得到的答案是:没有。因为正邦成立了战略人资委员会、发展建设委员会、经营管理委员会、战略管理委员会、财经管理委员会、生产技术委员会,出现重大的争议后,委员会成员群策群力,集体讨论,最终形成处理方案,避免因为个人意志成为集团决策。

所谓个人意志,指的就是林印孙,他已经愿意把自己的权力锁在组织的笼子里。

作者 | 陈统奎

编辑 | 赵   义

排版 | 翁   杰